球王会:特稿:让民族学会战斗的日本高中联赛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自动播放

  日本高中决赛全市关注

  play

  日本高中决赛全市关注

  向前

  向后

  日本高中锦标赛决赛,富山第一高中的小球员加时赛完成逆转绝杀疯狂庆祝。他们身后,星稜高中的小球员痛苦的紧抱着头。 日本高中锦标赛决赛,富山第一高中的小球员加时赛完成逆转绝杀疯狂庆祝。他们身后,星稜高中的小球员痛苦的紧抱着头。

  新浪体育讯 1月12日,在日本东京霞丘国立竞技场,来自日本富山县的富山第一高中被对手2比0领先了70分钟后,上演了大逆转剧,3比2延长战击败来自石川县的星稜,历史上第一次夺取了日本高中锦标赛的冠军。通过互联网上视频流传,很多中国的网友都能感受到了这项赛事的震撼和魅力。然而,日本高中联赛的魅力不仅仅在于精彩的配合,万人空巷的场面,梦想中的青春与激情。残酷的淘汰赛,殊死战斗的精神,全城与球队同呼吸的情景——一荣誉的召唤伴随残酷磨练让这些孩子变成了男人,他们接受到的教育,是中国的孩子在书本和课堂上永远学不到的。

  万人空巷 全日本在为他们喝彩

  这场比赛,在下半场的伤停补时阶段,1比2落后的富山第一高中获得点球,富山高中队的主教练大塚一朗上高三的二儿子、该队队长大塚翔主罚命中,将比分扳平为2比2。延长战下半场第9分钟,前卫村井和树撩射为富山第一打进了决定性的一球,这一比赛的结果和过程在日本的媒体上得到了轰动性的报道。

  在亚洲冠军联赛时很吝啬、不愿意直播日本J联赛球队比赛的日本电视台(NTV)拿出黄金时间给这一高中锦标赛的决赛进行了直播。东京国立竞技场现场竟然涌入了48295人的观众观看比赛,这一入场观众人数比日本的J联赛大多数比赛入场人数还要多,只有浦和等少数球队的主场可以与之比美。

  获得冠军的富山第一高中曾经出过一名日本国家队前锋柳泽敦,但是并非是日本传统的足球名校。该队并没有为了增强实力而从全国各地挖明星球员加盟,球员中的25人有23人都是富山当地人,因此不需要给外地的球员准备宿舍,被称为“不要宿舍的高中队”。

  富山第一高中的主教练大塚一朗是在欧洲获得的执教执照,留学过英国,曾经在J联赛的新泻天鹅和新加坡担任过教练,2012年开始担任富山第一高中的足球一部主帅。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大塚一朗带着还是小学生的儿子大塚翔和妻子洋子一起去学习,大塚翔加入了西汉姆联队的梯队,由于不会英语,因此他在队里受到过欺负。大塚翔在回到国内后,像哥哥大塚俊一样进入了富山第一高中,2年前第一次参加高中锦标赛预选赛的县内比赛,结果射门中柱,被淘汰出局。赛后大塚翔遭到了猛烈的批评,被泼了“还不是因为父亲才能踢上球”这样的狠话。在这次高中锦标赛结束后,大塚翔已经决定进入关西学院继续深造,也许很快就会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或者亚洲青年锦标赛上看到他的身影了。

  比起完全由普通高中学生、而且是富山当地的学生组成的富山第一来,亚军星稜队是日本高中锦标赛球队的另一个代表。该队是由那些进不去日本职业队梯队被淘汰的选手以及本高中的明星球员联合组成的。此前比如日本著名前锋豊田阳平,还有刚刚转会的日本国家队核心球员本田圭佑都曾经是星稜高中队的一员。因此星稜是日本国内著名的高中传统校,堪称高中豪门球队。所以在赛前,从实力对比上看,富山第一并没有被看好,但是正如富山第一高中队前教练长峰俊之在赛前鼓励队员们所说的那样,“绝对不能输给那些靠引进外县外援组建的球队”。正是带着这种信念,富山第一完成了超级大逆转,这种感动才在媒体的帮助下传导得如此令人心潮澎湃。

  日本高中锦标赛的ABC

  其实在日本国内,水平最高的青少年比赛在最近10年已经变成了J联赛青年联赛以及高元宫杯这两大赛事,日本高中锦标赛只是一项波及面较广的普及型赛事。

  由于最后的决赛是在冬天于日本东京的国立竞技场进行,所以这一比赛也被称为“冬日的国立”,和另一个在日本影响力更大的棒球甲子园相对,日本高中棒球锦标赛也被称为“夏日甲子园”,是在阪神虎队的主场进行的。“冬日的国立”和“夏日甲子园”是日本青少年的体育盛典,和成人职业赛事一样球王会拥有全国影响力,而且拥有深厚的历史积淀。

  星稜高中的小球员痛失冠军后痛哭流涕星稜高中的小球员痛失冠军后痛哭流涕

  在日本,水平高的青少年选手早在少年时代就已经被J联赛和J2联赛的球队挑走,参加J联赛梯队之间进行的青年联赛去了。相比之下,高元宫杯介于J联赛青年联赛和高中锦标赛之间,分为日本东部队和日本西部队,有U15和U18两个年龄组,还有女子U18年龄组。是日本足球协会和《朝日新闻》共同主办的。

  该赛事的最新赛制是东西各有10支球队打循环圈,最后日本东部前8名和日本西部前8名进入淘汰赛,而东西的后两名降级到高元宫杯二级赛事中去,进行升降级入替。以2013年的高元宫赛为例,东部10球队包括东北的2队、关东的5队和东海地区的2队以及北海道1队。西部则包括东海、北信越和中国地区各1队,关西地区4队和九州地区3队。

  高元宫杯和J联赛青年赛不同的是,参加比赛的既有青森山田高中这样的普通高中队和桐光学院这样的神奈川传统校,也有清水鼓动青年队、鹿岛鹿角青年队这样的联赛梯队。

  2013年的高元宫杯比赛参赛20支球队中,来自普通高中的有5支普通高中、1支日本足球学校的球队,其他的都是J联赛或者J2的青年队。值得注意的是,参加高元宫杯的5支普通高中中就有这次的日本高中锦标赛冠军富山第一高中。该队的主教练大塚一朗认为,“正是因为在高元宫杯中得到的锻炼,让球队的实力有了很大的提高,因为高元宫杯的实力更强。”

  和此前的两个比赛相比,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在日本的足球体系里是最为普及,也是相对来说水平最低的。2014年1月13日进行的日本高中锦标赛已球王会经是第92届,该赛事有多种起源说,目前以1925年每日新闻举办的第9届足球优胜杯为高中锦标赛的第9届赛事,一直延续到今天。

  高中锦标赛是日本全国高中都可以参加的比赛,每年的9-11月,在日本的都道府县先进行县内选拔赛,原则上只有获得县冠军的球队才能参加全国的比赛,但是像北海道这样只有一个学校有足球队的,当然也就只有他们一家年年参赛了。

  日本有47个都道府县,东京都容许有2支球队出线,这样在11月底将会决出48支全国代表队,进入全国大会。

  其实在日本各个县,最终决出冠军的方法不同,比如三重县是使用的淘汰赛的方式,先决出8个学校,然后再分为两个小组进行循环赛,每个小组的第一出线后,再决胜。而其他的县有的使用一对一的单败淘汰制,有的则是直接打循环赛,联赛第一的夺冠。反正在11月决出48个学校(历史上也有推荐49校,或者最后加上推荐52个学校竞争的事情)后,再进行1对1的单败淘汰制。

  到8强为止,所有的比赛都是使用半场40分钟的80分钟赛制,比赛结束后平局直接踢点球。半决赛是半场45分钟的90分钟完整时间赛制,比赛结束后平局直接进入PK。而决赛则是使用的90分钟+上下半场各10分钟、延长20分钟然后点球的赛制。因此富山第一的村井和树能在最后延长期下半场第9分钟进球,是绝对如假包换的绝杀了。

  足球偶像美女偶像

  企业赞助媒体烘托

  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可以说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全国参赛球队有4000多所,光参加全国比赛的就有48个学校,波及日本全国的47个都道府县,牵扯了这些学校的学生、老师、家人、以及那些已经从学校出来的毕业生,因此具有绝大的社会影响力。

  首先为了吸引青少年关注,每一届高中锦标赛都会有形象大使和形象女郎帮助宣传。此外每一年都会有不同的助威歌曲传唱,吸引着庞大的日本流行音乐组织也加入其中帮助宣传,形成了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局面。

  女生们是高中联赛的球员最强有力的精神后盾女生们是高中联赛的球员最强有力的精神后盾

  比如2013年的形象歌曲叫做《我们的故事》,是由GReeeeN音乐组演唱的。形象大使,也称作助威领袖,从2002年的第81届全国锦标赛开始一般都是以日本国家队的足球明星担当。2002年的形象大使是毕业于清水市商业高中的小野伸二,而今年则是只上了2年学就从静冈学园退学去巴西进行个人修行磨练的三浦知良。

  除了形象大使外,形象女郎的历史更为悠久。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学校体育传统是,男生队的经理(或者领队)由女生担当。很多参赛的球队都有自己的美女姐姐或者美女妹妹领队。这也是吸引懵懂青少年参加体育训练的一种方法。想想为什么樱木花道会走上篮球之路,还不是被赤木晴子迷得“五迷三道”,所以才上了大猩猩的贼船。

  比赛宣传画上的形象女郎也称为“助威经理”,她们代表的是在球队中担任经理的女孩子,工作是球队的干事,负责召集队员,通知事情,制作球队的网络主页,运营社交账号,搞宣传互动。

  2013年第92届的日本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形象女郎是偶像歌手、模特、身高1米71的松井爱莉。在此前还有崛北真希、新垣结衣、逢泽丽娜、川岛海荷、川口春奈等担任过这一职务。

  除了足球英雄的感召和美女的“诱惑”外,企业也在为这些即将进入社会的消费预备军进行着投入。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有着非常强悍的赞助商。

  目前的主要赞助商为5家,包括日本的著名纤维工业公司帝人株式会社,该公司是日本东京证劵交易市场的一部上场企业。随后是丰田汽车,在进入半决赛之前,每一场比赛的获胜队都可以得到一个有T字标志的纪念奖杯。此外,彪马买断了比赛中场的广告,可口可乐则是赛后的唯一广告。日本的糖果糕点、医学医药生产公司明治制果和Fuji Xerox (富士胶卷所属企业)都为日本高中锦标赛提供赞助和支持。

  而在过去,日立、尼桑、三井、耐克、三洋、大正制药、东京海上(保险公司,现在的东京海上日动)等都为高中锦标赛提供过资金帮助。

  企业为什么要赞助这样的比赛呢?除了因为这些青少年即将进入社会,可能成为消费主力外,还因为这些赞助得到了很好的回报,特别是在媒体上的回报。本次日本高中锦标赛的半决赛和决赛都是由日本电视台NTV进行的直播。而在去年的亚洲冠军联赛上,NTV就是买了转播权也宁肯放到付费电视台去放,而不愿意免费播出,因为看的人少,没多少收视率。相比之下,高中锦标赛的收视率远超亚冠和日本国内的J联赛。

  除了NTV之外,日本国内的各个地方电视台也给予极大的支持。全国民营电视台有43家播放了高中锦标赛的比赛,其中NNS公司系列的电视台有29家,全国独立放松协会的有12家,宫崎放送JNN和冲绳FNS等这些电视台都播出了各自都道府县决赛以及全国大会的开会揭幕战、半决赛和决赛,共最少5场比赛。

  日本电视台NTV是全国放送主力电视台,该电视台不但设置了专门的主页,而且组织专门的报道团队,从8强开始详细介绍和报道每一个球队,制作专题。

  以高中锦标赛决赛的6分钟新闻剪辑为例。该报道使用了至少5个不同摄制组,在富山第一高中所在的富山县养老会馆、富山县小学校、富山的出租车里、富山的一个体育餐吧、比赛现场进行拍摄,拍到了随着比赛跌宕起伏而欢乐的富山县普通人,共同为这一场高中足球赛而欢呼的场面。要知道其实在输球的石川县所在地也有这样的一支相同的摄制组在进行拍摄,由此就可见日本电视台投入之大,做得有多细致。中国的电视台在报道中国国家队的比赛时能达到这种多角度,全方位的报道么?

  现在中国也时兴在奥运冠军比赛的日子去奥运冠军的家里一起感受夺冠喜悦了,而在日本,除了在奥运冠军家里外,还有他的学校,其所在的市的市民馆等多个地方都会有记者在等待拍摄,从不同的地方传来剪接的画面。

  电视之外,报纸和平媒以及网络也给予了高中足球极大的关注。

  日本《朝日新闻》是协办报纸,此外朝日新闻系的《日刊体育》也拿出了专门的版面来对高中比赛进行大幅度的报道。在一般每天有34页的日本体育报纸上,J联赛的足球报道通常只有1版,就是比赛日后的第二天能给4个版面就不错了,大多数的报道是棒球。而高中足球锦标赛这样的深度报道也可以得到1个版的位置,获得和J联赛相同的待遇。

  此外,日本的一些专业足球网站也都有高中足球锦标赛的专题,并派出自己的专门自由撰稿人进行采访,发回深度的报道。

  门票和奖金

  踢而优则能进大学么?

  1月13日决赛当天,组委会发表的数据是有48295名观众到场观看了比赛。而这些球迷大多数是自己花钱入场的。

  比赛的门票分为指定席和自由座席。其中指定席SS,也就是最好的座位,比赛前一天购买的为2500日元(约合165人民币),当天购买的是3000日元,约合(200人民币)。此外还有S席分别是赛前购买2000日元,当天购买2500日元,这两种座位都在赛前卖光。

  自由席分为3种,也分为赛前和当日。其中普通人购买时1300日元/1500日元,高中生是800日元/1000日元;中小学生为500日元/800日元。高中生比中小学生略贵是因为在日本高中生是可以打短工赚钱了。

  这个价格和J联赛比起来,SS和S座位大约便宜一半,J联赛和亚冠的门票一般是5500日元,而高中生的价格则和J联赛差不多。

  不过这是全国锦标赛的决赛,而地区大会和县大会,由于比赛的档次不同,因此卖票与否也有所差异,有的球队的比赛会卖到1000日元,当然也有完全免费的比赛。比如在国立竞技场进行的48校揭幕战、半决赛和决赛4场比赛,会给先到的3000名小学生免费入场的机会。

  在国内,很多学生的比赛在获得冠军后,学校也会给予奖金意思意思,日本高中锦标赛的冠军是否有奖金呢?对于这个问题,和J联赛冠军不同,高中的比赛冠军只是一个青少年的荣誉,日本官方没有任何有关奖金的报道。不过地方上的一些企业会给球队送一些土产品,这倒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另一个吸引人的方面是,踢球踢得好的球员,也能凭借踢球上大学么?从报道看,确实具有一定的奖励机制,一些重视体育人才培养的学校会给予这些学生加分,因为日本大学是自主招生,只要考试通过一个门槛不高的全国高中统一考试就行了。然后,这些学生会去参加各个大学的自主考试,对于这些足球人才,大学方面会有一些照顾政策的。

  并非日本青少年顶尖赛事

  日本高中锦标赛的工作是安全网

  正如此前所说,日本高中锦标赛在日本只是一个普及型的赛事,其实日本青少年水平最高的比赛是J联赛青年赛,然后是高元宫杯,此外除了高中锦标赛外,还有一个每年都会举行的全国运动会。日本的全国运动会每年都有,分为春季国体和秋季国体。比赛为成人和高中年龄组两部分,这里面也有国体高中足球比赛。

  从实力上看,日本足球的主要人才在J联赛青年队,特别是这10年,更为集中向职业队青年队聚集。当然也有一些学生不想过早地定型,所以希望上大学发展。高中锦标赛为那些落选了青年队的球员提供了另外一个空间。

  比如这次高中锦标赛亚军星稜就是本田圭佑的母校。本田圭佑在大阪少年队和家长昭博、安田理大等同一批踢球,但是在少年队升格青年队的时候被淘汰,不得不接受当时的高中名校星稜的邀请到石川县读高中,但是他高一就带领球队获得了高元宫杯的亚军,3年级的时候带队拿到了石川县前四。当时的队中包括豊田阳平、桥本晃司这样日后的J联赛名将。高中毕业的时候,本田圭佑就已经名满日本,获得了多家俱乐部的青睐,后来去了名古屋。

  还有就是在国米的长友佑都,长友佑都在高中毕业后,虽然得到了职业队的邀请,但是选择进入明治大学读书,而没有去踢球。

  冈田武史出现在日本高中联赛决赛的看台上冈田武史出现在日本高中联赛的看台上

  以目前的日本国家队队员情况看,从职业队青年队进入一线的球员是大多数,而高中队和高中全国锦标赛起到了二次筛选的作用,给那些青年时代发展发育有些慢的孩子提供了继续走足球道路的机会。毕竟青少年足球和成人足球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有人小时候未必显眼,但是长大了则会成才,而相比之下,中国早熟的仲永总是多了一些。

  此外,日本高中足球联赛还在教育层面普及了足球,使得日本拥有了庞大的足球球迷预备军,这些踢球的少年和他们的亲属会随之喜欢上足球,熟悉足球规则,成为足球拥趸,成年后,将足球的文化播撒下来。

  言论:日本高中联赛的启示

  每次中国足球陷入低谷,每次看到日本足球的进步在世界上取得令人惊异的成果,不少国人都会马上陷入了和中国足球对比的自虐模式不能自拔。

  日本高中足球的狂热氛围确实反应了日本青少年足球普及度和社会关注度。但是这事件更为深刻反应的其实不是足球,而是社会的教育模式。日本的足球发展是依托于日本全民教育先进模式之上的。其并非是日本足球协会做得有多好,日本足球协会只是一个辅助机构,更为重要的是管日本教育的日本文部省做得好。

  从小学开始,日本的学生就需要参加各种部活,除了学习之外,要参加课外活动。这种课外活动是教育的一部分,得到了学校的大力支持。从小学开始到初中再到大学,这种教育是一脉相承的。

  很多男生都会加入各种部活,最为普及的是棒球、然后还有足球、柔道,初中还有拳击、空手道、体操、羽毛球甚至乒乓球等等(遗憾,《灌篮高手》的国度,其实篮球在日本学生中并不普及)。女生则很多会进入排球、手球队。最不济也会组织个让世界变得更热闹的凉宫春日SOS团去搞课外活动发现宇宙人,超能力者什么的。

  这种课外活动部活是培养学生融入社会,进行社交活动,互相支持寻找认同感的机会,也被认为是教育体系的一种。进入体育队的学生们会各有分工,以足球为例,女生可能是经理和助威团团长,球队中有队长,有前辈和后辈,这就是一个小小的社会,互相扶持进步,当然也有受欺负、挨揍的,挫折也是一种生活磨练。

  日本的学校从小就养成了“应援文化”,去各种比赛里,为自己的学校加油,要学会在路边给英雄鼓掌的文化。这也是为什么日本人有献媚一样崇拜强者的骨头。被美国人爆揍一顿,还哈着,从骨子里渴望崇拜强大者,希望自己也成为强大者的由来。日本人对其自然法则的推崇性达到了根深蒂固的程度。

  想想《大逃杀》里所传达出来的精神究竟是什么?战斗,要战斗。日本《七龙珠》小悟空要战斗,《幽游白书》里的幽助要战斗,《灌篮高手》的流川枫也是要战斗的。不气馁,战斗,所以富山第一高中才能在最后一分钟扳平,最后延长期1分钟反超,想想日本国家队在世界比赛中的那些最后5分钟进球和绝杀,就知道这并不是偶然现象了。

  中国足球的落后,中国嚷嚷了20年学日本青少年足球培养体系,纠结到最后,其实改变不了的不止是足球自己,还有我们这个不能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教育体系。在东京国立比赛前的那个晚上,从富山开出了60台大巴车,2000多名学生在雪中开了13个小时后才抵达东京,他们就是前来为自己的校友、县的代表加油的青少年们,这雪地的一夜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人生成长中、难以磨灭的记忆。

  中国足球的落后,其实根子在教育的落后;而日本足球的前进,根子在教育体系的先进。

  这不是出个把恒大,花1亿10亿去今天买梅西,明天报价C罗能换来的。(周超)

Related Posts